bb博彩官网

介绍日本资讯大型中文门户网站
公众号

时髦浪漫的大正女性之美

日本通·2020-07-29 10:19:00·文化
3.8万阅读
摘要:一直喜欢日本女性那种温文尔雅的和风美,自然也就关注到了大正时代日本女性那种让人过目难忘的和洋结合式摩登浪漫之美。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一览扶桑(ID:sjcff2016),作者:万景路,原题《浪漫大正的女性美》,日本通经授权发布。文中图片均来自维基百科。

时髦浪漫的大正女性之美

大正时代,指的是日本大正天皇在位的14年(1912年7月30日至1926年12月25日)期间,这也是日本历史上年号使用最短的时代。

这一时期的日本借明治维新后欣欣向荣之“西风”,不仅融入了西方世界,而且还跻身列强之中。

这中间虽然也经历了两次护宪运动和东京大地震,但也基本没影响到日本“一切向西看”的步伐,可谓是一个举国信心满满,共奔光明小康的时期。

也正是在这一时期,西方的生活方式、建筑特色、耽美主义、民主主义,以及女性意识等等各种事物、风习、思潮,几乎全方位的成为了日本人追逐、模仿的对象。

籍此,大正时期也成为了日本历史上唯一的充满了浪漫色彩的一段平稳、繁荣的时期。

也因此,这一时期还被称为“大正浪漫”,据说给大正时代冠以“浪漫”二字定义的就是当时正以《我是猫》走红的著名大作家夏目漱石。

时髦浪漫的大正女性之美

大正时代的洋风建筑

一直喜欢日本女性那种温文尔雅的和风美,自然也就关注到了大正时代日本女性那种让人过目难忘的和洋结合式摩登浪漫之美。

大正初期的女性已经有很多开始走向社会了,她们作风前卫,打扮以“和洋折衷”最为突出,这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

首先,从发型来看,年轻女性们为了追求活泼浪漫的西式新发型,就开始琢磨改造自己传统的银杏髷发型,但苦于头发不能剪短(日本自古有女子剪掉头发就是和父母切断亲缘关系之习俗存在),她们就别出心裁的把散开的头发由两鬓处开始烫成波浪形,然后沿两侧掩住耳朵(大正女子发型的主要特征之一就是“藏起耳朵”),一路波浪翻滚到后颈部,当然后脑勺上是没有“后浪”的,而是在其处别上一个大大的蝴蝶发结等,这样一个半西式的脑袋就完成了。

之所以说是半西式脑袋,是因为受限于不能剪发之习俗,使得大正初期的年轻女子无法肆无忌惮的把头发弄成西方那种齐颈短发或烫发,而只能是上面“甜甜圈”(黑色的),下面波浪翻的奇异造型。不过,这种发型却歪打正着的和她们那同样是土洋结合的服饰相得益彰了。

时髦浪漫的大正女性之美

大正摩登女性,日语写作“モガ”

那么,与她们那“半西式脑袋”相配的“大正式”和洋混合服又是什么样子呢?

和服本是日本人骨子里的挚爱,但为了时髦和走路方便,大正女子脚上又想穿那锃亮的西式皮鞋或长靴,于是,就被她们琢磨出了一种称为“矢絣袴”的鱼与熊掌可兼得的新式和洋混合服,即上半身为“矢絣”(一种带箭鷿图案的花纹布)布料的和式女装,下半身为明治时期开始出现的改制“女袴”。

夏目漱石在《我是猫》中曾有描述:“突然来了一位奇妙的客人,大约十七、八岁,趿拉着鞋、拖着紫色的袴……”这里的“紫色的袴”,就是当时流行的一种女学生穿的长袴。

这样,大正初期女子上下身的和洋折衷服就搞定了。

当然,上述这种装束自然就不适合只能袅袅婷婷走路的木屐了,而是可以快速走路兼优雅跳舞的皮鞋才更合适,于是,西式高跟皮鞋、长靴就成为了大正年轻女子时髦的“履物”。

时髦浪漫的大正女性之美

大正时期的女性电影演员筑波雪子,典型的“摩登女郎”造型

如此,大正初期的女子像基本就画出来了,也正是这种即新潮又留住了传统特色的和洋折衷打扮,吸引住了大正时代那些“傻啦力盲”(上班族)的眼球。

当时像什么咖喱屋、咖啡馆等西式料理店已经都出现在东京街头了,本来赶时髦的上班族在下班后三三俩俩去洋餐馆撮一顿已是日常了,而自从咖啡馆出现了和洋折衷的“女给”(女服务员)后,到了下班时,人约黄昏后,身着和装或西装但基本都要戴着圆礼帽的男士们就出溜出溜地全奔向咖啡屋了,估计也是大正时代的“治愈系”了。

大正时期的女学生也追求时髦,虽然不烫发,但除去头顶的银杏髷发型不变,下面的头发却是解放型的。

因此,从正面看去她们的头上就依然如江户女子那样扣着一个大大的黑色甜甜圈,但后面却是长发飘飘,看上去虽稍显违和却倒也别有一番风味。

服装嘛!当然也是以前面所述的“和洋混合服”为主。

此外,那时富裕人家已经有了自行车,脑补一下女学生们上身和装下身长袴,足蹬皮靴,骑着自转车秀发飘扬的嗖嗖飞驰在通往学校的理想大道上之风采,一幅英姿飒爽的大正美少女形象就跃然而出了……

时髦浪漫的大正女性之美

大正时代的女学生

进入大正后期的1920年,上文所述的女学生的那点儿违和感也没有了,因为那时京都的平安女学院率先引入了连衣裙式的水手校服,女学生的头发也可以剪短了;又一年,福冈女学院的上下分离式水手校服也正式登场并迅速普及到全国,自此,大正女学生结束了穿袴束带的和洋折衷打扮,校服基本西化了。当然,女学生们的发型也是进入了长短发竞艳、小辫儿波浪共舞的新时代。

不过,无论是何种和洋折衷的打扮,贯穿整个大正时期的一个有趣的现象是,女性们追求的身材貌似都以苗条为主,这从无论是前期的女性们的袴,还是中后期的连衣裙、水手服,几乎都是以能显示出细高的过膝装,甚至是覆盖在脚面上为主调就可见一斑。从号称大正浪漫代表的竹久梦二等著名画家的画作也可以佐证这一点。

活跃于大正时期的竹久梦二,他的人物画被称为“梦二式美人画”,其主要特征之一就是人物的线条都以注重色彩描绘的苗条为主,与他同时期的山川秀峰、池田辉方等的画作亦然,体现出的就是大正时代追求的“ほそみ”(汉字写作‘细身’,音近‘猴瘦咪’,细长、纤弱之意)女性美感。

竹久梦二的画作不仅在今天依然被无数的“梦二粉”追捧,据说即使在当时也是洛阳纸贵,可见,竹久梦二的画作与当时的女性追求契合度之高了。

时髦浪漫的大正女性之美

大正时代流行画家竹久梦二所作《黑船屋》

随着西方文化渗透日深,大正女性们的视野也愈加开阔,虽然经历了1923年的东京大地震,但依然没有阻止住大正女子们与时俱进的追求美之心。

真正进入“摩登女郎时代”的大正后期,女子们的打扮已经基本可以说是近乎于现代化了。

比如年轻女性已经走出了不能剪短头发的纠结,齐颈并且把贴在两颊的头发烫成上翘样式的俏皮发型成为了主流,再加上流行的圆礼帽和各式帽饰,一张张充满了青春活力而又婉约与俏皮并存的脸庞就成为了大正后期女性们的标配脸型。

当时的女性服饰也可以说呈现出了一个百花齐放的景象,连衣裙、制服裙、百褶裙、水手裙等等时髦裙装已经令大正男子们眼花缭乱了,甚至在海边还出现了打遮阳伞披清凉披风身着不及膝盖处连衣裙的摩登女孩儿,间杂着大正初期和洋折衷的和服长袴、传统的和服装等等,看着就热闹非凡,也更让大正男子目不暇接,可谓是真正进入到了一个女性们争奇斗艳的开明盛世。

不过,大正后期一个值得注意的有趣现象是,女子们无论是哪种服饰,头上的帽子是必不可少的,从最初的看上去就可以随时光脚丫子下海的遮阳“巴拿马帽”(取自芭蕉叶子中间裂开的形象比喻),到后来的带遮边儿的、有各种花式装饰的各色“圆礼帽”等等,总之,大正女子的头上是必须有顶帽子的,否则就显得与世相脱节非常“不大正”。

时髦浪漫的大正女性之美

小早川清画笔下的大正女性

除此,大正女子的打扮还有其它一些特点,比如谷崎润一郎就曾在他的《倚松庵随笔》中的一篇《我眼中的大阪和大阪人》里写到:“不知为什么大阪妇人的洋装总给人一种不俏皮不时髦的感觉……总是觉得哪里透着一种令人不舒畅之感……最重要的是好像缺少一种‘洋服精神’……”云云。这是他在心斋桥和梅田边儿散步时对大阪女子的观感。

我们知道,谷崎润一郎作品的一个共同点就是充斥着奔放的和服女性美,估计这也是他的喜好,如此看来,他的大阪女子洋服观,兴许就带了一点缺少“和元素”之偏见,不过,从他的笔下,还是能看出东京大正女子的摩登美应该是大阪所不及的。

斋藤隆三的《近世世相史概观》中介绍到“大正期”时,曾这样描述过:自大正六、七年以来,妇人、女子的服饰非常显著的倾向于“傲奢”(奢侈)方向……手表、宝石、戒指、手环等明治时代几乎看不到的这些珍贵装饰品,在大正时期成为了追求华美的妇人间之竞艳饰品……虽然经历了一战、经济恐慌和东京大地震,但也丝毫没能改变这种“乱费侈奢”之风……

由这些叙述可见,当时不仅浪漫的摩登女郎受到瞩目,不差钱儿的妇人们之土豪式的新潮打扮同样也成为了大正时代女性美的一种。

时髦浪漫的大正女性之美

被称为“大正三美人”之一的歌人柳原白莲

非只如此,据生田诚的《摩登女郎大图鉴》图解介绍:大正末期至昭和初期,剪着俏皮短发穿着高跟鞋的女性频繁的活跃于银座的咖啡馆、百货公司、和电影院等,这些年轻女性都属于摩登女郎,而陪在她们身侧的则是身着西装头戴礼帽眼睛上挂一幅劳埃德眼镜(一种圆框式眼镜,有些还是带链子的,因美国著名喜剧演员劳埃德的电影形象而得名)的大正时髦男性。

这一时期摩登女郎们最显著的特点就是彻底走出了不能“断发”的阴影,纷纷剪短头发理成前波浪后齐颈的俏皮短发型等,因此,这一时期的摩登女郎还被称为“断发娘”。

此外,大正末期在东京还出现了一种另类的大正女性美,如“牛排女郎”、“唇膏女郎”、“揽座女郎”等,这则是指那些职业女郎了。

所谓的“牛排女郎”就是指陪吃的摩登女郎;“唇膏女郎”是指“卖吻”的摩登女郎;而“揽座女郎”则是指为出租车招徕乘客的摩登女郎,等等,操各种职业、打扮摩登的女郎纷纷应运而生。

不过,虽然此类大正职业摩登女郎也被归类为大正时代女性美的一种,但毕竟份属另类,假装正经人的眼睛在看她们时,就是冷目相对了。但不可否认的是,也正是由于她们的出现和存在,也丰富了大正后期的都市生活。

时髦浪漫的大正女性之美

1928年,漫步在银座街头的大正女性

说到大正时代女子的职业,除去上述这些不入主流的职业外,其实,在当时受西方思潮影响、走出家门走向社会走向职业女性的女子们也是极多的。

尤其是活跃于明治末期大正初期的由女性解放运动家、作家平塚明子为首的进步女性组成的团体“青踏社”(语源18世纪伦敦的沙龙“Blue Stocking”),聚集了与谢野晶子,长谷川时雨、野上弥生子,田村俊子等诸多当时的知名女流作家,她们组织发行的月刊《青踏》,主张女权扩张、讴歌自由、女性解放等。而当时的电影如德富芦花的《不如归》、尾崎红叶的《金色夜叉》等,也都宣扬一味的强调“贤妻良母主义”给家庭带来的悲剧……

这些进步文学、电影作品等,无疑如给当时已受到西方自由主义影响的大正女性们打了一针兴奋剂般,用当时的话来说,就是“打开了年轻女性们的心扉”,使得她们更加愿意走向社会、追求自由自主的另一种职业女性美。

时髦浪漫的大正女性之美

1922年的赤玉红酒广告

那么,大正时期的女性都从事了哪些行业?又是怎样体现出职业女性美的呢?

据大正末年的社会局调查,当时都市职业女性总数已达86万5078人。

具体职业如医疗界有产婆、看护妇、针灸按摩师、医师、药剂师等;邮政省(日本曾存在的一个中央省厅,除了负责管理与经营邮政事业之外,还肩负电信与广播事业的管理工作)有女性打字员、总机小姐等;

此外,铁道省及其它官省也招聘了女性职员;在服务行业如料理店服务员、旅馆服务员、浴场服务员、剧场服务员和女性店员等;

此外还有女性电影演员、游艺师匠、商业事务员以及工厂矿山女职员、理发师、新闻杂志工作者、小学教员、音乐家等等……

时髦浪漫的大正女性之美

大正时期的浅草剧场

从这些庞大的人数、囊括众多行业的职种,足见大正女性们之活跃程度。

要知道,这些数据体现出的仅仅是大正14年间日本都市职业女性的情况,发展之速可谓令人叹为观止。

从中村岳陵《都会女性职谱》中可以看出,这些职业女性不仅给自己带来了自由,她们还以大正末期特有的各种花饰圆礼帽、职业裙装、高跟鞋等自由奔放的女性美,给大正时期的各行各业带来了一股股清新的气息,也给当时的都市生活注入了活力,使得整个大正时代更加显得生机勃勃……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日本通立场

本文由 一览扶桑(ID:sjcff2016) 授权 日本通 发表,版权属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严禁通过任何形式转载。

参与讨论

登录后参与讨论

热门文章